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中心 > 林业要闻

刘雪荣读《树梢上的中国》:古树的情怀

信息来源: 时间:2021-03-23

最近我读了一本书,是由著名学者、新闻理论家、科普作家梁衡所著、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树梢上的中国》。初见此书,眼前一亮。开卷展读,掩卷沉思,爱不释手,如沐春风。于是情不自禁将这本书推荐给大家,与大家分享。

书的扉页上写着:“在伐木者看来,一棵古树是一堆木材的存储;在科学家看来,一棵古树是一个气象数据库;在旅游者看来,一棵古树是一幅风景的画图;而在我看来,一棵古树就是一部历史教科书”。

作者在前言中开门见山,“这是一本专题散文集,想从过去没有人用过的角度,来看环保、看生态、看人与树的关系。”写作之初,作者本想写一百棵人文古树,但动手之后才知难度之大。写一棵树要来回数千里,采访三四遍,耗时几年。所以只能将已经发表的22棵树(22篇散文)呈献给读者。

《华表之木老银杏》这篇散文写的是山东莒县浮来山上的春秋老银杏树。这棵树有“四奇”。一是树龄之老,距今已三千多年。《左传》记载公元前715年鲁莒两国曾在此会盟。二是树形之大,胸围15.7米,树高26.7米,树冠遮盖800多平方米。三是色彩之美,“在风中像一座隐隐闪现的金山,又像夏收后打谷场上遍布的麦垛”。四是名气之大,有说不完的故事,从古至今不知疲倦地讲述着“毋忘在莒”“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”的成语,讲述着晋代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的故事,讲述着与诸葛亮、王羲之、颜真卿、杨虎城等古今名人的交往和友谊。这哪里是一棵树啊,分明是一座底蕴厚重、荡气回肠的自然、历史、文化博物馆。

这22棵古树分布在从东海之滨到天山脚下、从林海雪原到天涯海角的祖国大地上,古树的故事从远古到当代,作者带领我们展开了一场思接千载、视通万里的时空旅行。读着读着,我浮想联翩、思绪万千。联想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的重要论述,顿觉醍醐灌顶、豁然开朗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“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,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”“人的命脉在田,田的命脉在水,水的命脉在山,山的命脉在土,土的命脉在林和草。这个生命共同体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物质基础”“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和重要资源,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生态保障”。我们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,必须从政治的、科学的、文化的、民生的角度深刻认识树木和森林,重构人与森林的和谐共生关系。毫无疑问,《树梢上的中国》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和解读的范本。

人类从森林中走来,森林是人类的家园。人类的祖先本是狩猎采集者,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,从树上来到地上,大约20万年前走出非洲,扩散到世界各地。但人类的基因里始终保留着对森林的记忆和渴望。就像那首歌唱的“我一见你就笑”,我们见到森林就兴奋,读到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就共鸣,听到小约翰·施特劳斯的《维也纳森林的故事》就律动。中华文化的瑰宝唐诗宋词写在哪里?写在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”里,写在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里,写在“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”里,写在“林断山明竹隐墙,乱蝉衰草小池塘”里,写在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里。我们完全可以说,没有森林,就没有唐诗宋词、没有《本草纲目》、没有中华文化。

在今年植树节召开的全市创建森林城市动员大会上,我提出“三个拼命”。一曰拼命栽树。森林城市最基本的特征是提高森林覆盖率,让森林和绿色无所不在。山上、路边、田边、水边、房前屋后,所有能栽树的地方都应植满种足。二曰拼命护树。每一颗树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,自然界的寒来暑往、山崩地裂,都收录印刻在树的年轮里。必须依法保护每一棵古树。“砍树如砍人”,任何情况下任何说词都不能成为任意砍树的理由。每一棵大树的移栽都是对生命的亵渎,都会摧残乃至葬送一棵大树的生命。三曰拼命讲树。树有生命,树有历史,树有文化,我们要用心用情讲好树的故事,给每一棵古树写一篇文章、作一首诗、拍一段视频、建一份档案,为子孙后代留下和传承文化的血脉。栽树、护树、讲树三位一体,相互联系,相互促进。轻描淡写,得过且过,当然无济于事;唯有“拼命”,方能振聋发聩、磨杵成针、见到成效。

在本书的后记里,作者提出创立“人文森林学”,实施“人文森林工程”,倡导“重回森林”生活模式。他说: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唇齿相依,唇亡齿寒。人类既是森林的朋友又是森林的大敌,通过‘人文森林’的推行,化斧锯为甘露,必将带来绿色满人间。”这些观点,我是完全赞成的。(来源:掌上黄冈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